首页

搜索繁体

第四百零九章 游泳

      江城的夏日,比冬日要漫长许多。

  经过一段时间的独居生活后,陈知壑的作息时间慢慢变得规律了起来。

  阮宓说是要回来看他,后面也只是时不时打打电话或者视频,对于回来的事不再提及。

  陈知壑正享受着现在的生活,见她不提起,也没主动去问。

  反正就这么不温不火的联系着。

  与此相反,江城的气温是一天比一天离谱,就是陈知壑这种自觉得已经习惯了江城炎热夏天的人也有些受不了了。

  之前晚上他还会去阳台看看湖吹吹风,现在直接连阳台门都不打开了。

  出门就是蒸桑拿,搁谁也受不了啊。

  早上跑步他都会收着点,就怕万一中暑了。

  但是老在屋子里呆着也不是个事,静极思动,他决定去学习学习游泳。

  江大的凌波门陈知壑在阳台上就可以看见,随着天气转热,去游泳的人也慢慢多了起来。

  但是对于旱鸭子陈知壑来说,去东湖里玩水,那只能在岸上看看,下水就算了。

  虽然可以带个游泳圈,但他拉不下这个面子。

  话虽如此,他心里还是有些按耐不住。

  于是,他便去报了个游泳的培训班。

  他也不指望能成为游泳高手,起码要能甩开游泳圈去玩水就可以了。

  没办法,就江城这天气,玩水的诱惑实在难以抵挡。

  当然,也有可能是他小时候被管束太严了,这会儿才来了叛逆期。

  培训班在学校不远处的一家体育馆,标准的泳池,也不知道为啥,被人承包开了个培训班。

  价格倒也不贵,按照学习达到不同水平分成了好几个档次收费。

  负责接待的人看他是开车来的,一个劲儿给他推销最高级的班,这种客户可难得碰到。

  陈知壑也懒得去计较这个,直接报了个最高级的班。

  一对一教学,包学包会,还有属于自己的一条泳道。

  价格嘛,5000块。

  有点离谱,但也没那么离谱。

  第一次去的时候陈知壑只是报了个名,看了一下场馆的环境便走了。

  主要是他什么都没带就去了,也不适合直接下水。

  按照场馆的人给他说的,买了泳裤泳帽泳镜等东西后,陈知壑第二天就开始了游泳的第一课。

  第二天照例是夏日的艳阳天,停好车,陈知壑拎着东西钻进了体育馆。

  在大厅的前台领了个手牌,一个戴着胸牌女教练领着陈知壑进了泳池,看这挺年轻。

  “陈先生以前游过泳吗?”

  跟在后面的陈知壑正打量着四周,闻声抬头看了女生一眼。

  说实话,他本来对教练没什么要求,他是来游泳的,又不是搞别的,只要能教会他,其余的无所谓。

  但是不知道是培训班留客户的手段还是什么,给他安排了一个女教练。

  他倒也没反对。

  虽然心中没别的心思,但是能看泳装美女,谁愿意看光膀子的大老爷们呢。

  声音蛮好听,长得嘛…好像也还可以。

  一开始,陈知壑还没注意看,这再细看,其实也还不错。

  虽说不是那种特别好看的类型,但比较耐看,关键是身材好,前凸后翘。

  扫了一眼胸牌,上面写着高级教练舒怡。

  似乎不比小宓小啊,想着想着,陈知壑下意识的咂摸了一下嘴。

  “没游过。”移开视线,陈知壑摇了摇头。

  似乎是注意到陈知壑的实现,舒怡眯了眯眼,没说什么,她早就习惯了这种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