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40章 余生很长,可以慢慢的修补成独一无二的模样


宋悠然不知道现在的谢景川到底在想什么。

    自从那天在婚纱店闹了一场笑话之后,这男人就非要她和小家伙一起搬回了她们之前的那幢别墅。

    她之前种的花花草草都还在,生长的茂盛而美好。

    三餐都是谢景川下厨做的,根本没有她沾手的机会。

    小家伙的睡前故事,都在他在讲,虽然每天晚上都坚持和她同床共枕,却从来都不会强迫她做什么。

    只是在以为她熟睡的时候,把她抱进怀里,轻轻的亲吻她的额头。

    这个男人,被人捧了小半生。

    被从前的她无微不至的照宋着,一直高高在上。

    而在她之后,竟然渐渐的变成了这样患得患失的模样。

    宋悠然有时候,会有些恍惚。

    好像这十年的苦痛折磨,都是她做的一场噩梦。

    醒来之后。

    身边有乖巧的小家伙,温柔贴心的丈夫。

    有时候,又觉得现在的生活只是她的幻想。

    风一吹,就什么都散了。

    爱的痛彻心扉之后,什么都不信,再也没有办法像以前一样,掏心掏肺的爱一个人。

    谢景川好像知道她在想什么,一个月后,为她办了一场极其甚大的婚礼。

    宋悠然什么都没不管,对此不拒绝,也没有多大的喜悦。

    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去安排操办。

    好像把十年前发生过的一切身份调换,他们就能好好的重来。

    小家伙倒是很开心,穿着小西装开开心心的做花童。

    宋悠然再度披上婚纱,站在谢景川的身边,听着他在神父面前,虔诚而认真的发誓,“无论生老病死永远爱护她保护她照宋她不离不弃……”

    和她十年前的婚礼上,对他说的那些一字不差。

    宋悠然有些嘲讽的笑了笑。

    以前,总听老一辈子说,爱一个人最多只能爱三分,剩下的七分,要用来爱自己。

    千千万万个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