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番外 下一代

    那老大夫的诊所在集市对面不远的地方,何宸风跟于采蓝去过集市,打听一下也能找着。可比不上于运来认识的人多路熟。便答应让他陪同。

    小树听于采蓝同意让他跟着他爸去上集,高兴地抱着于采蓝大腿在地上蹦,还仰脸问她:“妈妈,你去吗?你也去吧。”

    于采蓝都跟夏洁他们说好了,打算等过两天全家人一块去看看。今天也是因为杨婶透不过气来,不想耽误时间,这才差遣老何同志开车去一趟,好快点把药拿回来给杨婶子吃上。所以她这时候并没有要跟去的打算,有何宸风和于运来都在,俩人带着他足够了。

    小树有点失望,可是失望抵不过集市对他的吸引力,被于采蓝哄了两句,就跟在他爸身后,高高兴兴爬到车后座去了。于运来见状,上车坐在他旁边看着他。

    何宸风把车开出去之后,跟小树说道:“一会儿上集了,爸爸有事要办,你到时候别乱跑,就在爸爸身边呆着,让爸爸能看到你。”

    车子开到集上,往老大夫那诊所的方向拐去,开到门前,却发现诊所屋子里有些乱,那老大夫和一个年轻人正在里边收拾东西,何宸风牵着小树的手,抬头看了下匾额,是那个诊所没错。

    屋里的年轻人看到他,便直起腰来,跟他说道:“是来看病吗?诊所停业了。正收拾呢。要看病可以上医院或者去别的诊所。”

    于运来以前也没听说这事儿,前几天村里还有人说来这儿看病了。他便问道:“怎么停业了呢?我们不看病,是我侄女给人开的药方,过来拿药。”

    那老大夫听到于运来的话,虽然不认识他,可还是问了一句,“你侄女是不是姓于?”于采蓝是这一带的传奇,知道她的人太多了。老大夫早就见过她,并且当时对她印象就很深,所以于运来一说是侄女给开的药,他就猜了猜。

    “对,就是姓于,叫采蓝。我是她三叔,我家邻居老咳嗽,喘不上来气,她就让我们来拿药。”

    “哦,是她啊,你们要是再晚来点,我可能就要锁门回家了。我岁数大了,儿子说让我去他那边养老,这边也没有么人了,所以我最近要把店关了。还好现在药材还没处理掉,种类也挺全的,药方拿来,我给抓药吧。”

    何宸风忙把于采蓝写的纸递过去。老大夫看了下,抬头道:“我这儿没有三拗片啊。”

    小树没注意大人说话,他一直在往门外扭着脖子看,路对面的集市对小孩子的吸引力太强了。小树看着看着,整个身子都转过去了,仅剩一只手被他爸拉在手心里。

    何宸风这时没顾得上他,只告诉他别乱走,然后跟老大夫讲:“采蓝她说过了,你这儿没有三拗片,你可以用草药代替一下,拿回去再熬。包含麻黄、杏仁、甘草和生姜四味药……”

    于运来在旁边听着他们说话,看出来小树在屋里呆不住,便过去牵他的手:“走,跟三姥爷出去,不走远,就在门口待会。”一听说要让他出去,小树主动牵上于运来手,把何宸风留在诊所里边了。

    于运来拉着他去买了些吃食,然后仍陪着他在门口站着,小树倒也不过分,能看着又能吃着东西,他便不再闹着要往大集那边去。

    “好了,咱们走吧。”何宸风提着老大夫给他打包好的两捆药出来。

    门外不远处,一男一女站在大树下说话,偶尔往这边看一眼,似乎是被小树吸引了,还朝着他这边微笑了两次。

    小树看着他们,歪着头想了想,然后跟于运来说道:“三姥爷,那边那两个人怎么老看我呢?”

    于运来瞅了一眼,说道:“可能是对你好奇吧。

    小树说这话的时候,正好何宸风出来,便迎着那俩人的方向瞅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