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54章 尾声(2)

    配图是恺撒端着狙击步枪在甲板上瞄准,前方的火光在他黑色的作战服上烫出一条完美的男性曲线,冰蓝色的眼睛搭配上紧咬牙关的表情,说不清楚到底是阴狠还是坚毅。总之是那种会让女生尖叫的照片。

        “确实看起来比你胜出很多,但你和他的路线不同,恺撒·加图索20年来已经建立了他豪门贵公子的形象,而你必须另辟蹊径!我为你构思的形象可以用两个字概括,第一个字是‘强’!强大的强!”芬格尔说。

        “听起来还不错,那第二个字呢?”路明非难得给人赞一个“强”字。

        “‘土’!土得掉渣的土。你的定位就是……土强土强的!”

        “我去买瓶啤酒……”路明非转身。

        “那帮我也买一瓶。”芬格尔说。

        “一瓶就够了,”路明非说,“倒空之后把瓶子往你脑门上‘咣’地一砸!”

        有人在外面敲门。

        “哪位?”路明非过去开门。

        四目相对,恺撒冰蓝色的瞳孔里没有任何表情,路明非倒抽一口冷气。作为学生会新丁,他面对主席倒不至于惶恐,但是面对头上裹着手巾、穿着围裙、手提一柄钢刀的恺撒,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知道你这里有没有胡椒粉。”恺撒说,“有的话我不想出去买了。”

        “有……有有有!”路明非连忙点头。学院的宿舍附带卫生间和简易的厨房,虽然路明非和芬格尔从来不会在厨房里忙活,但是盐和胡椒粉两样确实是有,夜半三更叫夜宵的时候可以洒在番茄浓汤里调调味。

        路明非战战兢兢地把胡椒粉瓶子递了过去,恺撒礼貌地点点头,转身走进了对面的宿舍。

        “怎么回事?什么状况?”路明非双手抓头,“他不是住在那个叫安珀馆的校内别墅么?他家忽然破产了么?他要搬进普通宿舍还要自己做饭?”

        对面宿舍里“噌”的一声,那是利刃出鞘的声音,吓得路明非一哆嗦。

        对面宿舍的门没有关,他探头探脑地望过去,人生观被颠覆了。狮心会会长楚子航拔出了他很少离身的佩刀“村雨”和恺撒背对而立,抖动着手腕。而后稳准有力地下刀……把面前桌上的三文鱼一刀刀片开。

        他这么做的时候,恺撒手脚麻利地一手切西红柿,一手把胡椒粉往煮沸的汤锅里洒。

        两人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

        “见鬼!我……我穿越了么?我穿越到了一个恺撒和楚子航和睦共处的世界!他们还同居了……他们还一起做饭!”路明非闪回自己的宿舍,抓住芬格尔的衣领。

        “你还不知道为什么?”芬格尔很平静。

        “不知道!有几个穿越小说的男主角知道他们为何穿越?”

        “因为宿舍被调整了,原来按照年级分配的宿舍被打乱了。恺撒和楚子航虽然是一对校园学生政治的死对头,但是他们的女朋友碰巧住同一个寝室啊,也就是我们对门,304房间。”

        “女友?”路明非脑袋一片空白。

        “会长!叫你切的火腿切好了么?我的披萨准备好了,就要开烤了!”穿着格子围裙的女生端着码好面饼的铁盘,一边说话一边从楼下上来。

        她看见目瞪口呆的路明非,意识到自己说话太大声了,立刻回复了淑女的样子,抿着嘴笑笑,闪进了对门。

        路明非眨着眼睛,感觉有大群大群的小乌鸦正从他头顶飞过……飞过……飞过……

        他认识那个漂亮的黑头发女孩,还给过她一枪,那是“自由一日”中伏击诺诺的苏茜。

        “狮心会副会长,苏茜,中国女生,三年级,诺诺一直以来的室友。据说是楚子航还未公开的地下女友,在公开场合双方都否认了,”芬格尔靠在墙上,喝着可乐,“作为校园新闻网娱乐版块的负责人,我是一条不错的狗仔。”

        “这也温馨得有点过头了吧?”

        “确实恺撒和楚子航斗得很厉害,可是没什么人说他们永远都是见面就要拔刀对砍的啊……要是平时他们大概不愿意这么做,不过今天是白色情人节,因为女孩们好像不愿意出门,恺撒和楚子航也只好委屈一下自己。”

        “白色情人节?”

        “日本人喜欢过的节日,3月14日,是女孩回赠男孩礼物的日子。”芬格尔说,“你收到过任何巧克力么?”

        “没有。”路明非耷拉下脑袋。

        什么情人节?什么圣诞节?什么白色情人节?作为一名死忠的去死团团员,路明非最讨厌这些节日。

        “那送你一块咯。”有人说。

        进入路明非视线的是一对修长姣好的腿,穿着夹脚趾的软木拖鞋,脚裸上栓着一根红线,上面挂了一个翡翠的坠子。

        他抬起头,看见女孩耳边银色嵌钻的四叶草坠子和一块裹在金色包装纸里的巧克力。

        诺诺穿着一条热裤和一件紧身白t恤,靠在对面宿舍的门框上,身上还缠着纱布。

        路明非搓着手,龇牙咧嘴地笑。

        谁做的宿舍分配表?太贴心了吧?生平第一次在情人节被女生送了巧克力,管它情人节是黑的还是白色,但巧克力是个穿着热裤的长腿女孩亲手送来的!这就是所谓时来运转么?这是什么样的狗屎运?哦不,桃花运!

        “蛮好吃的。”诺诺说,“不骗你。”

        “有我的份么?”芬格尔问。

        “哦,”诺诺说,“你等一下。”

        她转身回屋里,一会儿又拿了一块黑色的出来递给芬格尔。

        “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啊!”芬格尔大力拍着路明非的肩膀,“你一生中收到的第一块女生送的巧克力!”

        “鬼扯!”路明非在心里说,“没有你掺和这一脚,我这巧克力就更有意义!这算什么?我和芬格尔收到同一个女生送的巧克力?”

        但是拿着那块巧克力,他还是有种浑身每个毛孔都冒喜气的感觉。

        “还特意买了不一样的,非常有心啊!”芬格尔说。

        “诺诺你把巧克力墙拆了么?”苏茜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嗯,恺撒不吃巧克力,他只是在乎用巧克力拼出他的名字而已,反正他也看过了。”诺诺说。

        芬格尔和路明非一起往304宿舍里张望,看见一面一人高的巧克力墙,用金色和黑色两种巧克力搭起来,拼成恺撒的英文名字“caesar”。

        现在巧克力墙的一角被拆掉了两块,垫着一罐可乐。

        “心碎了,对我的爱不及对恺撒的百分之一。”芬格尔说。

        “我可以把你排在追求者的等待列表第一位哦。”诺诺说。

        他们说话的时候路明非看着那面巧克力墙,抓抓头,吐吐舌头,转身想回自己宿舍。

        “谢谢。”诺诺在他背后说。

        “啊……不谢。”路明非吃了一惊,回头。

        他不知道诺诺在谢他什么。水下的事情,他只跟校长说过一部分,总不能说自己出卖了灵魂或者肉体导致魔鬼上身一把ko了龙王吧。所以连带那些英语言灵也都没被提到。这样看应该他感谢诺诺,不该诺诺感谢他。

        “不问我为什么谢你?”诺诺歪着头看他。

        “芬格尔你能过来帮我照顾一下披萨么?一会儿烤好请你吃。”苏茜在里面说。

        “没问题!让我告诉你,八年级的师兄可远比低年级的小男生们要可靠!”芬格尔扭动着跑进304里去了。

        空荡荡的走廊上,只剩下路明非和诺诺,路明非张了张嘴,想说什么。

        “路明非的快递。”一名保安从楼梯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