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396章 鬼契残留

      几人分道扬镳,而齐乐川回了二叔那。

  二叔刚好不在,她回去之后就越发有些疲惫,回房间就休息了。

  到了下午二叔回来,她依然没有醒。

  二叔黑着脸,脸色难看,“人都发烧了,都没有发觉?!去领罚,若是她出了什么事,你们都难辞其咎。”

  其余人都低着头,不敢发言。

  贰京是个聪明的,赶紧去找来了私人医生。

  入夜,医生告知二叔,只是感染了风寒,一会儿就能退烧,之后二叔一直在旁边守着。

  而齐乐川唇瓣上的血色全无,满头冷汗,一直陷入梦魇,到了临近子时,二叔越发觉得不对劲,立即亲自去请大师。

  这边,齐乐川觉得身上越发沉重,意识都在逐渐消失,忽而又觉得自己的体重变得很轻盈,眼前的雾霭似乎在慢慢消失。

  她终于看清了自己身处的环境,是灯火通明的郢帝城,千楼万阙都是如此繁华,她只是听说过这个国家,与九州国隔海相望,都说去了郢帝城的人,都会高人一等。

  那个时候齐乐川没有任何印象,她没有到达过郢帝城,关于这里的景象她只听爷爷讲过。

  他老人家说郢帝城比九州大上十倍,一条长街如同长河一般,将国度一分为二,一半大富大贵,一半三教九流,但他们从来不按照这样去评判身份的高低,靠的都是自身的实力。

  郢帝城的帝王,文武双全,是个难得的奇才,他凭实力坐稳帝王位二十年。

  突然街道上一阵喧嚣,众人都议论纷纷。

  “国师出殡,这规格,都快赶上上一任帝王了。”

  “这还不算是稀奇事,听说新任国师还未到弱冠之年,他的道术已经高过了上一任的国师,此等天赋,简直就是天降奇才。”

  “你们没有听说吗?新任国师姓木,那可是个大姓。”

  “怪不得,怪不得,听闻帝王还亲自赐了名号,原来他是天才中的天才。”

  齐乐川立在城楼之上,往下望时,看的无比清晰,送葬队伍的首位就是那新任的京泽国师。

  少年模样还未长开,满身都是煞气,没有一丝熟悉的气息。

  邪修木道烊。

  她的目光过于炽热。

  底下的少年似乎感受到了,抬眸看了过去,他看的位置却是空无一人。

  齐乐川揉了揉太阳穴,有些头疼,她到底是以什么样的状态进入了一个像是梦境的地方,在这里的她如同游魂一样,没有任何的存在感,但可以清晰的看见事情发展的全过程。

  郢帝城少年国师成功上位,他为人单纯,少年脾性,手段不高,全靠自身实力去碾压对方。

  这里的时间不知道是怎么去计算的,但她好似过了许久许久。

  直到某天郢帝城政变,朝中出现了一个强劲的对手,后清灵观木道清又横叉一脚,少年国师从正派角色彻底成为了一个反派角色,邪修这两个字,就如同烙印一般印在了少年身上。

  郢帝城欢迎强者,却鄙夷那种邪门歪道之人。

  若是三教九流之辈或许不会将事情闹得太大,但京泽国师是帝王亲封,这就等同于是打了帝王的脸。

  那日少年立在冬日的大雪之中,雪花飘散之时,道上的消息终于像是蒲公英一般是散的到处都是。

  齐乐川如同灵魂一般立在他身旁,有些微妙的感觉,仿佛安静的那几秒真的听到了对方的心跳。

  可是那小鬼从来都没有心跳这种东西,这让她有一瞬间的怔愣。

  心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