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125章 第 125 章

    (插一句,今天的作话有奉送的立春番外,是给大家的新年礼物,请不要关闭作话呀!)

将对折的纸片打开,尹小满看到的是一行简单,但苍劲有力的毛笔字:“人为根本,特殊情况下可将一切捐出。”

望着那行字,尹小满不知道怎么的,眼睛忽然就变得酸涩起来。

在看到存折和房契的时候,她的压力不可谓不大。即便之前做了很多心理建设,也没有想过要从姜家的遗产中得到什么。

可看着那些东西,她还是内心无比沉重。

存折她可以收起来,等到两个孩子长大再交给他们,但是那些房产呢?

她不了解现今的情况,也不知道这样的地契在如今还做不做数。

如果老一辈人给她留下个字条,让她务必保住姜家的根基,保住那些地产,尹小满自问,没有那份能力。

可是这些年的经历让她明白,这些东西对于姜家来说有多重要,是一个家族的传承。

如果到她的手里彻底湮灭,尹小满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都躲不过内心的那种负疚。

她会觉得自己,甚至包括自己的下一辈都没有资格得到剩余的那些钱。

可姜家已经没人了,她想把这些东西给别人都不可能。

姑父和当年留在国外的大伯的学生联系上了,学生说大伯十几年前就已经去世了,一辈子没娶,也没有后人。

可以说,她还有知华和时言现在就是姜家仅留的一脉。

在这种情况下,老一辈交待下来要去做的事,她连推脱的理由都没有,责无旁贷。

她久久的盯着那张已经发黄了的纸,看着纸上的字迹,对于老一辈的家人,内心的尊重和敬仰更多了几分。

将纸放下,她打开了那本放在最下方的册子。

在打开的一瞬间,尹小满下意识的挺直了脊背,面容也变得严肃而凝重。

那是一本账簿。

从第一页开始就密密麻麻的罗列出了,当初抗战时期姜家为了共同抵御外来者的侵犯为各方人士,团体,以及部队捐献出的钱财,粮食,医药的,明细。

而在账簿的后面,则全是那些明细中所提到的送出资产的收条,以及借据。

这一刻尹小满终于知道了靳平平所说的事关大领导与姜家的交易到底指的是什么了。

那是一笔整个账簿中最大的借据,借款金额为五万银元现洋和价值五万银元的西药,共计十万银元。

借据所签署的时间是1943年8月,应该正是对外战争最艰难的时刻。

她用力的握住那本账簿,轻飘飘的一个本子,对她来说,也仿若千斤重。

尹小满没有在金库多待,将东西拿出,就和负责接待她的人一起回了地面。

看到她回来,在接待室等候的华老第一个迎了出来。

尹小满四下里扫了扫,发现陪同他们来的两个专员都不在。

“他们说在车里等。”华老小声的解释道。

尹小满点了点头,知道人家是在给他们亲属留出交流的空间,也是一种尊重。

她将祖父留下的地契,那个字条还有账簿递给了华老,在展开那页写着字的纸时,华老没有控制住,直接湿了眼眶。

在翻看了那个账簿之后,老人家转过了身,可是尹小满还是看到,此刻的他早已泪流满面。

她知道姑父和她一样,都想到了此刻姜家的凋零。想想曾经的辉煌,再看看如今,没有办法不难受。

好一会儿,华老才稳定住了情绪,他拿出手绢擦了擦眼睛,这才问道:“小满,你准备怎么办?”

“按照祖父交待的,全都捐了。”尹小满沉默了一下,说道。

华老的浑身一震,一脸吃惊的望着她,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很久之后,才点了点头:“只能这样了。”

看姑父明白了自己的心思,尹小满的心里总算是松快了些。

将除了存折之外,其他所有的东西交给了一路跟随的专员,尹小满和华老此行的任务算是宣告结束了。

在看了他们委托代交的物品之后,两位专员的神色也变得凝重了很多。

经过商量后,那位男同志当即就回了国,而女同志则依然留在参观团里,陪同尹小满他们还有其他人一起完成了剩余的交流项目。

无事一身轻之后的尹小满,还真的利用了这个机会,看到了很多她从来没有见过的美景,品尝到了很多异国风味。